观看洪运拳馆举行的无规则搏击,相信很多朋友

 不过也很显然,年轻的小侍应生多少还是带着民族主义色彩,也很符合他的年龄和个性。
 
    “行,那就听你的。”刘浪却是不以为意的点点头,转头对范子冉说道:“让小罗子把皮箱里的现金都压华人拳手胜。”
 
    如此简单就进坑了?“小罗子”其实很清楚,老熟人散成山给他说过,泰拳王的胜率高达百分之七十。
 
    但是,每当听到小罗子这个称呼,美国表哥就算是设计成功了,也总感觉颇为幽怨,这个小罗子外号绝对是他挥之不去的梦魇。反正他敢肯定,他这一生中绝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的随意给人起外号,还起得如此之猥琐,总让人想起骡子那种生物。
 
    “客人,不,刘哥,你投了多少钱?我说的可不一定对啊!”性格不错的周大鹏看着外表不俗的美国表哥在刘浪的吩咐下就拎着一个皮箱去投注,心里突然有些没底起来。
 
    “不多,那皮箱太小了。”刘浪随口道。
 
    “三十万。”一直坐在一边酷酷的不发一言的陈运发突然出言道。
 
    “三十万?”周大鹏显然被这个数目给惊到了。楞了半天后才呐呐说道:“三十万马克还是卢布?”
 
    根据汇率,如果是三万美刀的话,这个数额多少还可以让周大鹏接受。
 
    “来美国,当然用美刀了。”刘浪似笑非笑的撇了来这里第一个认识的海外小老乡一眼。
 
    “&¥¥¥”周大鹏显然接受不了三十万美刀因为自己一句话就被投注出去的刺激,拿着难以听懂的中国南方话叽歪了一通。
 
    “刘哥,您要是输了,可不能怨我啊!”周大鹏满头大汗,苦着脸看向刘浪。
 
    “呵呵,就算是输了又有什么要紧,不还有一场嘛?下场再赢回来就是。”刘浪微微一笑,无所谓的说道。
 
    不谈可怜的临时小侍应生的纠结,随着场内灯光逐渐变暗,擂台上方的灯光变亮,搏击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走到擂台正中央,与此同时,场内所有的灯光都熄灭了下去,一阵惊呼声响起的时候,三排强光灯骤然亮起,全部对准了擂台,将上面照射的分毫毕现。
 
    不得不说,为了吸引更多的赌客,这个地下拳馆整得还是挺那么回事儿,让刘浪都有种回到现代看豫省电视台的武林风的感觉了。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欢迎大家来观看洪运拳馆举行的无规则搏击赛,相信很多朋友都不是第一次来了,多余的话在这就不多说了,希望朋友们能在这里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中年人用英语简短的说了几句开场白之后,马上拉长了音调,大声喊道:“下面即将进行第二场搏击赛,对战双方是来自神秘东方华夏的无影脚神腿马腾和来自泰拳故乡的泰拳王播差……
 
    泰拳王播差,老朋友们很熟悉,但新来的朋友有些陌生。他两年前曾经就在这块场地上搏杀一年五个月,取得了三十胜三负,十五次20秒ko对手的惊人战绩,因为一次意外重伤退出了无规则搏击赛,但在两年后我们洪运拳馆的盛情邀请下,他又回来了。重新走回搏击台的他会不会重铸往日的辉煌呢?我们拭目以待。
 
    而无影神腿马腾我们大家很熟悉了,他是我们这数月来我们擂台上的明星,十战九胜一败的战绩,同样证明了他的实力,今天的这场搏击赛注定是一场龙争虎斗!赔率都已经发放到各位手中了,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判断去购买输赢,投注时间为开赛三分钟前截止,还请朋友们抓紧时间投注!”
 
    中年人那充满了煽动性的语言,成功的将场内气氛挑动了起来,搏击赛的即将来临,让那些衣冠楚楚的男男女女们脸上充满了狂热,呼吸似乎都比平时急促了许多。因为,不仅是无限制搏击赛飞溅的鲜血能刺激人的肾上腺素飙升,还有与之牵扯在一起的投注。
 
    一万美金一注,这里最小的投注,就是一名普通美国人近五年的总收入,一名普通中国工人25年不吃不喝的总收入。而刘浪很少有见到只拿着一叠美刀去投注的赌徒,很多人都和刘浪一样,是提着皮箱来的。这里的人数,哪怕没有坐满,也足有100多号人。
 
    无疑,这不仅是一场生于死的角逐,更多的,是数以百万计美刀的豪赌。这个控制着地下拳馆的华人黑帮的实力,甚至在刘浪的想象之上。
 
    尤其是哪个洪字,很难不让刘浪联想到哪个在一百年前从中国本土迁移到美洲的那个著名华人帮派,绝对的大鳄,黑帮中的大鳄。
 
    “下面让我们有请第一个出场的选手,泰拳王播差……”随着主持人拉长的声调的喊声,擂台上的灯光也熄灭掉了,一束强光同时亮起,对准了距离擂台十米外的拳手休息室。
 
    一个具有东南亚典型身高,个头绝不会超过一米七五,但却浑身紫铜色筋肉的男子垂手站在那里,见灯光照来,裂开嘴露出一口白牙,笑得有些人。
 
    随着灯柱的前行,精壮的泰拳王一路小跑,来到擂台边上,微微屈膝,一个腾空,就飞跃上了高达三米的钢铁护栏,在上面再一借力,在空中一个前空翻,径直从三米高的护栏上翻了过去,直接落在擂台上。
 
    场下一片欢声雷动,这一招显示出了他腿部肌肉强大无匹的力量,不愧是有着泰拳王美誉的拳手。
 
    “乖乖,这货是来玩杂耍的吗?倒是挺能蹦的。”范子冉在一旁直咂舌。
 
    显然,他对这个爱显的外国拳手并没有太多的好感。
 
    完了,完了。一边站着的周大鹏那里还有两个中国老乡那般轻松。
 
    这一刻他只想哭,这么牛逼的拳手他咋没先找舅舅打听下呢?这是要害得那个看着还算顺眼的胖子老乡亏三十万美刀的节奏。
 
    三十万美刀啊!足够他买好几架飞机的了。
 
    当然,是那种播撒农药的小飞机,刘浪恐怕也不知道,他无意中喊来的小侍应生,本职工作可是个飞行员。而且,以后会带给他更大的惊喜。
 
    只是,现在的刘浪不是刘团座,而是一名赌场中待宰的羔羊,还是很粉嫩粉嫩的那种。
 
    而现在的周大鹏也不是翱翔蓝天的飞行员,而是一名正在为害得老乡亏大发了忧心忡忡的毛头小伙子。
 
    美国表哥这一刻却是差点儿没笑破了肚皮,哪怕他脸上也是一片严肃外加沮丧。